朱同 官方网站

http://zhutong.zxart.cn/

朱同

朱同

粉丝:344029

作品总数:10 加为好友

个人简介

朱同,1932年出生于中国文化古城扬州,少年时随叔父学习传统的中国画,受到多方面的艺术熏陶。1950年至1955年先后就读於北京师范大学和南京师范学院美术系,得卫天霖、傅抱石等著名教授的亲传,坚实地掌...详细>>

艺术家官网二维码

扫描二维码 关注艺术家

留言板

更多>>

艺术圈

作品润格

书 法:议价

国 画:议价元/平尺

匾额题字:议价

拍卖新高:未提供

联系方式

艺术家官网负责人:钟银才

电话:0592-5933209

邮箱:artist@zxart.cn

本页面资料由该艺术家或本主页注册用户提供,张雄艺术网不为上述信息准确性承担任何责任。

朱同水彩画册自跋

  这里的斑斑水渍和片片色块凝聚着我50年来的艰辛和愉悦,也留下了我漫漫艺术生涯中的层层足迹。

  还在读小学时,从叔父那里接下了破旧的调色盒,高兴地买上一盒6色的小水彩,开始了我水彩画的启蒙阶段,憧憬着未来的一圈绚丽的光环。

  进大学了,水彩这种简捷而廉价的工具和材料是我们初学美术的首选,更新了调色盒,除12色水彩外,北京琉璃厂还能买到各种单只的颜色。三两同学风风火火的到处乱跑,或北海、景山,或天桥、前门,一画就是一整天,啃上凉馒头,喝上大碗茶,心里总是乐滋滋的;或是厚着脸皮硬拉着音乐系的同学给他们画像;临近毕业时,找我画像的人那么多,不得不提前登记,那时心中堆满了喜悦和骄傲,这就是我早年的水彩生涯。

  生命的道路不可能按自己的规划去铺垫。毕业后,经历了反胡风、反右、文革等几番挫折,在美术园地里,我当了一名勤杂工,搞展览、画插画、画各类宣传画、搞工艺美术设计等等,用的都是水彩、水粉色,由于成年累月的和这些材料打交道,也就较为熟悉的掌握其性能,工作和生活造就了我注定成为水彩画家。虽然在大学里是以油画见长,但画油画需要固定的时间和空间,画前的准备与画后的处理都很麻烦,而水彩、水粉则比较灵活,有了事,把笔往涮笔水里一扔,办完事,马上接着画,油画则不行。命运没有给我画油画的条件,而在水彩方面培育了我。

  编入此册的80幅作品几乎涵盖了我艺术生涯的各个阶段,从学生时代到退休以后,从20岁到70岁的漫长岁月。此册中百分之四十以上是风景画。在当今的条件下,”行万里路”比”读万卷书”要方便而快捷得多。我跑遍了祖国的名山大川和30多个省市地区,六上黄山,七下漓江,五次乘火车横穿辽阔的西伯利亚。在那些日子里,经历了人们难以想象的艰辛,背着沉重而破旧的画包,甚至被误认为云游的乞丐。但今天面对这些画幅并重新咀嚼那些情景时,却是最没好最有滋味的回忆。在编入此册的风景画中,一部分是现场的直接写生,也有一部分是写生回来以后加以整理、修改,甚至是重新画,这种加工,有所得,也有所失。所得者,构图较为完整,物象较为准确,色彩也较为规范;所失者,却是画面的生动、激情和新鲜感。

  一个人作品风格和特色的形成,当然与其本人的审美情趣、性格、艺术素养有关,同时也受到时代背景、师承关系、学习环境的重要影响。上世纪50年代,无可非议的一切学习苏联,遵循社会主义现实主义的原则。作为学生,我最简单的理解就是写实,当时所能看到的也只是苏联和俄罗斯美术的印刷品,我对那种精湛的写实技艺激动不已,并懂得要掌握那样的本领,必须苦练基本功,特别强调素描决定一切,我努力地实践了这一条,在同学中我是著名的”苦学派”。但由于学习的内容过于单纯、狭窄,看到的东西也很少。我的老师大部分都是从法国留学回来的,也有从日本回来的,但在当时的情况字下,也只能统一在苏联教学的口径下进行,连他们过去在国外的习作或者有西欧各国的美术资料,也很那拿出来给同学们观摩。因此我们当时画画,总是先考虑其形体、结构、空间、光色等等,而较少顾及撒其他方面,长期以来,这就形成了我作品的基本原貌。

  上世纪80年代以来,改革开放的春风吹散了写实主义的一统天下,美术界呈现了百花烂漫、五彩缤纷的繁荣局面,这时,我对于这种新的情景虽然也兴奋不已,但我多年来所形成的审美观念,种种技艺的规律和习惯却较少受到冲击而有所改变,我十分羡慕那些思维敏捷、作风大胆的同道。

  近十多年来,我终于走出了国门,走进了世界,艺术思维逐步发生了较为深刻的变化。一方面由于作品多次到国外的展出,特别是在英国,这个水彩画发达的国家,我传统的技法和作品也深受他们的褒奖,经受了国际交流中的考验,使我为体现自身的价值而欣慰;另一方面,更使我受益匪浅的是,我不仅能在欧洲各大美术馆和艺术博物馆,如饥似渴的饱览了19世纪以前诸多大师的经典作品,同时也大量参观了近代和现代的艺术大师的作品,使我大开眼界、茅塞顿开,我深深的受到现代艺术思潮的激荡,不断对未来的创作进行认真的思考,今后的画究竟如何画,未来的路究竟如何走。

  在这世纪之交编成此册,也算是对过去的作品划个句号,过去的东西只能这样了,至于未来,我无心再重复过去,将以新的开始去探索新的课题。

free spyware for android phones turbofish.com spyware for android phones free